何其敏:民族民間信仰研究的視角和意義

時間:2009-09-17 11:24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宗教信仰從來不是孤立存在的,它始終處于和社會其他要素的互動關聯中。而我們對宗教、特別是民族宗教問題的關注,也從來不是孤立的,是在中國社會的發展變化與全球化進程的大背景中進行的。
      對全球化發展的趨勢。一種觀點認為,在現代化過程中,不同國家和地區的歷史文化的社會差異會逐漸磨滅,代之以人人越來越廣泛地參與同一個通用的現代性模式,這個模式的特征是用理性的原則處理人類事務。另一種觀點認為,全球化確是現代化發展成果的共享, 但并不意味對某一種文化的共同分享。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已經形成了一個獨一無二的社會發展模式,每個國家都必須依此行事才能進入現代化;因為,每個國家、民族的文化背景和制度背景不同。所以,既沒有一個代表現代文明的唯一的文化,也不存在某一文化可以覆蓋其他文化的邏輯。
      從現代化浪潮的極速擴散,各種傳統制度和文化肯定會受到沖擊的背景看,中國原有的宗教生態肯定會受到影響,這種影響一方面來自外來宗教的實體進入。外來宗教主要指國外的宗教組織的進入,其直接的結果是導致中國本地宗教文化生態的失衡;而間接的結果是當地社會文化秩序,不同群體力量的對比發生改變。
      影響的另一方面來自“用理性的原則處理人類事務”的社會發展理念,西方化的政治經濟制度安排。這種影響的直接后果是根據西方文化對中國原有宗教文化的重新評價;其間接后果是出現宗教文化的“再造”、更新,乃至對原有宗教文化的放棄。因之,外來宗教文化觀念的進入會導致中國本地宗教(民族)文化的改變。中國傳統宗教、特別是民族民間信仰的處境值得關注。
      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另一種景象。政治管理的民主化進程、市場經濟的推動、競爭觀念的普及、民族文化市場化的示范效應、民族自強意識的提升等來自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的影響,使宗教在民族地區的表現產生出一些新趨向,它同時被用作政治資源(群體訴求的旗幟和動員力量)、經濟資源(財源)和文化資源(提升民族凝聚力)。因此,宗教在民族地區的發展的動機特別值得研究。其中,傳統民間信仰正在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復蘇——出現民族宗教信仰的重構現象。無論出于振興民族實力的愿望,還是試圖利用宗教資源發展地方經濟、為復興宗教信仰本身“修路搭橋”,總的來看,與民族發展相關的民間信仰狀況將越來越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且在民族發展中的作用會越來越重要。
      國內、國際兩方面的發展態勢都顯示出,盡管在許多場合,宗教信仰者的情感活動具有個人化的色彩;但作為一種信仰、作為一系列祭儀規范、作為一整套組織制度,民間信仰總是與特定的人類群體聯系在一起。民間信仰借助自己的各種因素,不僅作用于個人,使之有所變化;更重要的是作用于社會群體,并使民族這種特定的社會群體具有較強的認同感和凝聚力。
      對民族民間信仰的研究不是對“古董”的研究,而是推進中國本土宗教(包括原生性宗教、道教、佛教,以及已經本土化的伊斯蘭教、天主教、基督教)應對現代社會發展變化能力的研究。民間信    仰面對現代化的沖擊如何適應,如何保持活力,是我們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我們對中國現有的各種宗教,特別是少數民族群體信仰的傳統宗教是否存在與現代社會發展相適應的素質,如何認識和挖掘并沒有形成共識。而如果不允許傳統文化有創新、有改變,認為傳統宗教文化是不可以變化的觀念,等于取消了這些宗教文化參與現代社會發展的資格和繼續生存的資格。
我們需思考如何因應時代的要求,通過文化建設,為現代社會中的人們建構一個有意義的文化空間。
      對中國民族民間信仰的認識常常因為它們是“宗教”或者不是“宗教”而有不同的管理方法。從實踐的角度,試圖保持某種宗教的“純潔性”,而拒絕承認“混合形態”,會給外來宗教留下活動的空間。其結果是,外來宗教以其“正宗”身份“整肅”已經民俗化了的混合性宗教,并追求“純潔性”,排斥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認同。
      出于各種原因,宗教與非宗教的兩分性的觀念對我們認識的影響很大,米爾頓·英格在《宗教的科學研究》中提出,真正的科學家更傾向于把世界看作一個流動的連續統一體,定義只是起著劃分作用的標志。宗教亦非宗教,是一個連續的統一體;我們必須承認,從誰都可以選擇任何標準這一點來看,存在著某些邊緣性的宗教模式。
      一方面,宗教與非宗教的對立并非都有“好”、“壞”之分,也并非總是存在“高級”與“低級”的區別。另一方面,宗教與非宗教的界限也不是十分鮮明的,更多的是混合的形態,依賴于復雜的客觀條件,經常變化。 
      我們在對云南信仰基督教的少數民族群體的研究中,觀察到了具有原生型宗教與基督教混合的文化特征的、“入鄉隨俗”的基督教信仰群體。在對西雙版納州的特殊穆斯林族群的觀察中,看到了堅守信仰、入鄉順俗的“帕西傣”。兩個案例都在表明一種宗教的特點,即所有的宗教傳統,都試圖在其所理想與生活的社會秩序之間尋找一種相適應的平衡。當宗教為人類社會設立了一個理想境界的時候,也都具有鼓勵它的信仰者朝向社會尚未實現的理想目標行動的機制,于是,形成了理想狀態與宗教所認可的集體行為之間的張力。這種張力,意味著我們不能將不同宗教文化看成有分界的實體,也不能單單看重這些實體間的差別。雖然,傳統上把不同文化和空間看成獨立的容器,但宗教文化的創造力和生命力可能就發生在不同文化空間的并置、變化和聯系之中,以及相對立的文化景觀的相互混合之中。反過來,也提示我們應該研究文化間的區分是如何建立的,而這些區分又是如何掩蓋了文化間的相似之處,以及文化間物質的和符號的相互關聯。
      我們的認識和觀念不能改變世界,但我們的認識和觀念,即我們的觀察立場可以限制我們能夠看到的世界景觀,進一步,還可能影響現實的制度安排。我們通過對多元宗教相互依存于民族共同體中特點的研究,不僅能夠為認識宗教現象提供新鮮的例證,也能夠對各民族民間信仰與民族社會及其關系的深入研究,探尋出我國多民族聚居區社會發展的模式。
      所以,在對民族信仰多年的研究中,我們看到在民族沖突頻繁的世界里,中國少數民族地區的多族群共存狀態所提供的經驗值得珍視。沒有這些不同民族的聲音,我們難以理解中國社會結構中的宗教狀態。我們希望通過民族宗教學學科的建設,把這些經驗體系化、理論化,提供給世界,使我們眼中的世界更加豐富多彩。

(作者為中央民族大學哲學與宗教學學院教授)

(責任編輯:dx)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e乐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