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道學講堂 >

《道法九要》講座(7)

時間:2009-06-29 09:18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第七講  道法傳承,不可斷絕

陳耀庭

維系傳承是積德累功的大事

白玉蟾《道法九要》的第九要,也就是最后一要是“繼襲”。繼襲,就是繼承和因襲。道教有近二千年的歷史,能夠傳播至今就是依靠道門內一代代的繼承和因襲。沒有“繼襲”就沒有今天的道教,也沒有道教的歷史。道教的繼襲包含許多方面,道法的傳承是其中一個方面。在白玉蟾的南宋時代,道法的傳承主要依靠師父帶徒弟的方法。師徒一代又一代的傳承維系著道教生存的血脈。因此,每一個學習道法的人,一方面要向師父認真的學習,另一方面又要作好再傳承給自己徒弟的準備。
白玉蟾首先說到學道人接受道法要感恩于來源。“學道之人,得遇明師,傳授秘法,修之于身,行之于世,人天敬仰。末學皈依,愧非小事。當知感天地陰陽生育之恩,國王父母劬勞撫養之德,度師傳道度法之惠,則天地、國王、父母、師友不可不敬。稍有違慢,則真道不成,神明不佑”。“得遇明師”,就是能夠碰到賢明的師父。“傳授秘法”,傳授秘密的道法。“修之于身,行之于世”,以道法作為自己修道修身的方法,又使得道法施行人世發揮濟度的作用。“人天敬仰”,意思是這樣的態度和德行是得到人世和神仙世界共同敬仰的。“末學皈依,愧非小事”,末是謙虛的自稱。末學是學道行法人的自稱。“末學皈依”,就是學道人皈依大道的意思。愧是慚愧,表示謙虛。“愧非小事”,慚愧地說皈依大道和道法實在不是小事情。“當知”,應當知道的意思。白玉蟾指出學道人應該知道三個“感”,就是“感”恩、“感”德和“感”惠。“當知感天地陰陽生育之恩”,就是人的出生受恩于“天地陰陽”。“國王父母劬勞撫養之德”,就是人的養育受恩于“國王父母”勤勞撫養。“度師傳道度法之惠”,就是學道人的傳道學法受恩于“度師”。因為要感三個方面的恩,“則天地、國王、父母、師友不可不敬”,那么天地、國王、父母和師友等等都是不可以不敬重的。“稍”,就是稍微。“違慢”,違背和輕慢的意思。“稍有違慢,則真道不成,神明不佑”,意思是學道人如果對于上述三個方面有所違背和怠慢的話,那么,就不能學到真道。天上的神明也不會保佑。
接著,白玉蟾又說到行法的人要準備傳法于后人。“道法既得于身,道成法應,可擇人而付度之,不可斷絕道脈”。“道法既得于身”,就是學道人自身既然得到了道法的意思。“道成法應”,學道得道了以后,道法也能夠施行了。“擇人”,就是選擇人的意思。“付度”就是度化弟子和將道法給付于弟子的意思。道脈,指的是道法傳承的脈絡。“可擇人而付度之,不可斷絕道脈”,就是說,可以選擇作為弟子的人,將道法傳付給弟子,不可以使得道法的傳承中斷。
傳度道法先要選擇傳度的對象。“須是平日揣磨得其人可以付者付之。茍非其人,亦不可輕傳也,罪有所歸”。“須是”,應該是的意思。平日,就是日常的意思。揣磨,就是反復研究推測的意思。“得其人可以付者付之”,就是要看準那個人具備可以傳度的條件的才將道法傳付給他。“茍”是如果。“非其人”,指的是如果那個人并不是那種可以傳度的人。“亦不可輕傳”,也不可以輕率地傳付道法給他。“罪有所歸”,指的是如果將道法傳度給不應該傳度的人,那么傳度的師父是有罪的。
傳度道法還要有正確的方法。“若得人傳授,但依祖師源流,不可增損字訣。忠孝之心相契,切勿生人我之心”。“若得人傳授”,如果選擇對了可以傳授的弟子的意思。“但”,只是的意思。“依”即按照。“祖師源流”,指祖師傳授道法的源流。“不可增損字訣”,增是增加,損是減少,意思是傳授中要按照祖師傳授的那樣不可增加或者減少道法口訣的字數或者字樣。“忠孝之心相契”,指的是在傳授中要和自己忠于大道和道法之心以及孝敬祖師前輩之心相互契合。“切勿”,務必不要的意思。“人我”,人指傳授道法給自己的祖師,我指準備傳授道法的自己。“切勿生人我之心”,千萬不要產生祖師前輩和自己有不同的想法,因為一旦出現這樣不同的想法,就會有人見和我見的不同,就會產生執著我見,改變祖訓的情況。
關于師父和徒弟的關系。白玉蟾說,“弟子若負師,天地神明,昭然監察,毫分無失。師偽弟子,亦然”。“負”,就是辜負和背離。“弟子若負師”,弟子如果辜負了師父的意思。“昭然”,清楚明白的顯露的樣子。“監察”,就是監督和考察。“天地神明,昭然監察,毫分無失”,意思是天地之間的神明,對于弟子辜負行為的監督和考察是清楚明白的,絲毫不會有所失誤。“偽”,作假、欺騙的意思。“師偽弟子”,就是師父作假來欺騙弟子。“亦然”,也是如此的意思。意思是,天地之間的神明,對于師父的作假行為的監督和考察同樣不會有絲毫失誤。
師父如果找不到傳度的徒弟怎么辦。白玉蟾說,“若無人可度,石匣藏于名山福地,海島龍宮。劫運流行,自然出世”。“若無人可度”,如果沒有選擇到具備條件的弟子可以傳度的意思。“石匣”,就是用玉石制成的匣子。古人用石匣收藏珍貴的東西,因為石頭經久不壞,可以傳存久時,所以石匣內的藏品都是可以長久保存的。古代的石匣外一般都鏤刻花紋或者文字,有的還鑲有金銀。“名山福地”,指山上,即道教的洞天福地各大名山。“海島龍宮”,指水中,即海島的水下。劫運,災難、厄運的意思。“劫運流行,自然出世”,指的是時運歷史碰到災難頻出的時候,石匣中收藏的道法自然會出現在世界上,以幫助受苦受難的民眾。
最后一段是白玉蟾《道法九要》全文的結束語。白玉蟾說,“予感天地父母生化之恩,諸師傳道教訓之德,將其所得,冊成九事,以警后學”。“予”,指白玉蟾自己。“感天地父母生化之恩,諸師傳道教訓之德”,意思是感謝天地和父母生我養我的大恩,感謝各位師長傳道教訓的大德。“將其所得,冊成九事,以警后學”,將我學習道法和施行道法的心得,編寫成九件事情,拿來警示后來學習道法的人。“若修身立己,積德累功,上體天心,下利人物,行道成真,超凡入圣,伏望見聞,咸希觀覽”。“若”,如果的意思。“修身”,修持自身品行的意思。“立己”,創立自己的功業的意思。“積德累功”,就是積累自己的德行和功業。“上體天心”,對上能夠符合天上神明的心思的意思。“下利人物”,對下能夠有利于人世間的人和萬物的意思。“行道成真,超凡入圣”,就是以行動來體現大道,名列仙班,超脫于凡塵,進入神圣行列。伏望,俯身地希望,謙虛地表示愿望的意思。見聞,眼睛看到耳朵聽到的學行法成功的事跡。“咸”,都的意思。“伏望見聞,咸希觀覽”,就是我謙虛地希望學習道法和施行道法獲得修身立己成功的事跡,大家都能夠看到和聽到的意思。

學習《道法九要》的神學意義和現實意義

堅定信仰,擺正學道同學法以及其他事務的關系。《道法九要》的序言一開始就說道和法的關系。道是本源,而法則是從道派生出來,用以度人的。道法可以助國安民和濟生度死,但是法本出乎道。因此學習道法和施行道法,不只是學習符書、咒訣、手印和步罡踏斗等等行為動作,而是要學道、明道、悟道。因為,道才是學道的根本。同樣的道理,道教是一個復雜的信仰實體。道教的內容不僅僅是道法,還有科儀、宮觀、組織等等許多內容。所有這些內容也都是出乎道,由大道信仰派生出來的。因此,學習科儀和演習科儀,建造宮觀和管理宮觀,建立組織和管理組織等等,也都出乎道,由大道信仰派生出來的。盡管道教這些內容也不得不受到世俗社會的深刻影響,有時候也不得不采用某些世俗社會的辦法,但是,作為一種信仰實體,絕對模糊它信仰實體的特征,丟失信仰實體的本質。作為道教中的一個成員,作為一個道士,無論何時何地都不能忘記自己是個有道之士,即使你處身于燈紅酒綠的世俗社會之中。《道法九要》要學法的人明確道和法的關系,在當今社會中,最迫切的現實意義就在于要堅定自己的信仰,擺正學道同學法以及其他道門事務的關系。無論你在道門中從事哪一方面的工作,都要首先明確自己的工作同大道信仰之間的密切關系。
《道法九要》還提出了學道要從學“人道”入手的新觀點。這就使得學習虛無妙道的方法變得可以操作,變得具體起來。學道要從學習“人道”入手,用現在的語言說,實際上就是學道要學會做人。當然怎樣做人,各家有各家的說法。白玉蟾的“人道”并不是以儒家的倫理來要求學道的人,而是有道家特色的做人標準。那就是,一“去除妄想,滅盡六識”,二修煉內丹,達到“功成行滿,身外有身”。前者是講思想,思想上沒有了妄想和貪欲,自然就會清靜和淡泊,也不會有災禍。后者是講修煉,道門中人以長生成仙為目標,當然都應該懂得修煉,能夠修煉。當時流行的修煉之法就是內丹術,而道法施行也需要內丹修煉作為控制自己陽神和真元之炁的方法。以“人道”入手來達到明道、悟道,進而學習道法和施行道法,實在是白玉蟾提出的一條可行的修道之路。
排除雜念,學法和行法時保持無欲的精神境界。學習道法和施行道法的時候,最重要的是行法的人要保持無欲的精神境界。之所以要保持這樣的精神境界,是因為行法人要與神靈感應和溝通,而神靈是無欲的,是清陽之炁凝聚而成的。如果行法人心中有了雜念和貪欲,行法人就變成了陰濁之氣,于是行法人就無法感應神靈,溝通也必然失敗,道法也會失去靈驗。人的雜念和貪欲是各種各樣的,有人貪的是金錢女色,有人孜孜以求的是土地房產,有人則追求名利地位,歸根到底,人的雜念出于人的不正當的貪欲。白玉蟾抓住了雜念的共同點,指出貪欲就是“非分”,而要排除這些貪欲,就要針鋒相對地“守分”。守分就是不做非分的幻想,不追求名利奢華,一切從實際出發。守分就是相信人生的一切都是注定的,不能做無謂的貪圖。既然一切分都是注定的,是你的總是你的,不是你的即使到了你手中,也是留不住的,煮熟的鴨子也會飛走。當然,守分也決不是消極等待,守株待兔,等著天上掉下餡兒餅。人生仍然需要奮斗。只是,不做非分之想,不做天天中大獎的美夢。排除雜念,守住本分,保持無欲的境界,將自身修成真元之炁了,自己的元神能夠出竅了,身外有身了,那么,有了與神靈感應和溝通的條件,學法就能夠成功,行法也就會有靈。
尊敬師長,學法和行法要固守大道和本宗道法。當今的道教,為了適應社會的發展以及加快培養道教人才的速度,開辦了一些道教學院。這些學院采用公開教學的方法,傳授道教歷史、道教文獻、道教科儀、道教養生等內容。但是,各地道門仍然維持著師父帶徒弟的傳統,即使是道教學院畢業的學生,進了宮觀之門,仍然需要拜度師,在學法的時候要拜大師。其原因就是道法的傳承,道教歷來采取口口相傳的方法,由師父將前輩傳授的內容再繼續傳承下去。因此,道法也一直被稱為秘法。由于歷史的原因,道法的宗派很多,各地各位師父又有一些心得和創新揉合在下傳的內容之中,所以,學習道法的人常常會面對做法不一,說法不一的疑問。白玉蟾根據自己切身經驗注意到了這個問題,并且提出了“守一”的要求,就是要求學道人專心一致地學好學精本門派的道法,不被其他各種做法和說法迷惑。白玉蟾的要求是有針對性的,也是符合學習的一般規律的。學習總有一個“廣而博”和“少而精”的方法上的矛盾。二種方法各有所長。搞信息的必須“廣而博”,搞專業的必須“少而精”。從道法學習和施行實際來說,堅持“守一”,固守大道和固守本宗道法才能感應神靈,獲得道法的實效。
濟度眾生,積德累功同證正果以求名列仙班。濟度眾生是道教創立的宗旨。太平道和正一道都是產生于東漢民眾水深火熱的時代,并且都以救濟眾生作為自己的主要活動。不過隨著道教的發展和變化,這樣一個宗旨似乎逐漸淡忘了。道教宮觀只是將齋醮活動作為一種服務手段,一種為宮觀賺供養錢的手段,而忘記了齋醮活動也是一種度人的方法。白玉蟾指出濟度包含二個方面,一方面是濟度活人,“行符治病,濟物利人”;一方面是濟度亡魂,“拔贖沉淪,出離冥趣”。道士做這二方面的事情都屬于濟度眾生。不過,道士要做濟度的事情需要自身具有一定的品質,要“洞明心地。不樂奢華,不嫌貧賤,不著于塵累之鄉,不漂于愛河之內。恬淡自然,逍遙無礙,塵世和同”。這些品質歸結起來就是心地透明,沒有貪欲,樂于助人。如果不具備這樣的品質,道士就不會有幫助眾生的愿望,不會做濟度眾生的事情。可以想象,一個自私自利的道士即使做“行符治病”和“拔度亡魂”的事情,他想到的也是為自己謀利,而不是幫助別人。另外,道士濟度活人和亡魂,還需要道士做出很大的犧牲,就是付出自己的元神、元氣,來幫助受難的活人驅除邪魔,來幫助亡魂修補身心的殘缺,啟發亡魂停滯的覺悟,補充亡魂長久的饑渴,完滿亡魂陰陽的平衡。所有這些都有賴于行法道士的自我犧牲,而這樣的犧牲也為行法道士積累了陰功。在積德累功達到一定的程度,就修成了正果,行法道士就可以同證正果,名列仙班。
(責任編輯:dx)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e乐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