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道教文化 >

奉獻在世俗與神圣之間——記“三元宮”監院范金鳳

時間:2009-06-29 09:28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奉獻在世俗與神圣之間
——記“三元宮”監院范金鳳
 
張振國

遇變故  棄俗進道門

范金鳳是上海市青浦區人,1943年出生于蒸淀。她的祖輩父輩篤信道教,給了她不少的影響。年青時,她好學上進,認真工作,當過基層干部。無論在哪個崗位上,都能做出不平凡的業績。在她工作過的地方,沒有一個不知道她的刻苦、堅毅、誠懇、謙遜與熱情高漲,在群眾中有良好的威望。
那年,范金鳳的丈夫病逝,巨大的不幸攪亂了她的生活秩序,在世俗與神圣之間她作出了果敢的選擇,從此改變了她的生活軌跡。1992年,朱家角城隍廟的使用權剛剛歸還道教,也正需要人手。許兆忠道長慧眼獨具,收留了她。正值中年的范金鳳步入了道門。
一座人人可以自由進出的山門,一座古老的大殿,兩廂房年久失修,陋敗不堪,成為搖搖欲墜的危房,一尊并不高大的城隍神沈恩像。大殿對面的戲臺兩側一幅對聯:“筑斯臺悠也久也,觀往事夢耶真耶。” 橫批是:“承平雅頌。”似乎告訴范金鳳,在改革開放的新形勢下,這里不是生活的避風港而是她實現人生價值的新舞臺。她心甘情愿地和老道長一起擔當振興青浦道教的使命。
許道長道行深,精通道教音樂及道教儀式。范金鳳跟隨許道長、張昌禹道長,拋開俗事,潛心研修道學道藝,逐漸入門。此時,她修的是正一道。
當時,朱家角城隍廟百廢待興,房屋年久失修,大殿漏雨,墻壁裂縫,劉王殿、觀音殿亦須重建……這一切,計從何出,款從何來?老道長縱有抱負但年老體弱,力不從心。許道長考慮再三,決定讓范金鳳挑起籌集善款修廟的重任。
范金鳳不敢懈怠,知難而上,她遇到了貴人。有位叫余文貴的信徒來廟進香,送來一車蠟燭。范金鳳熱情接待他,并坦陳廟內的困境。余先生不愧施主,他不事張揚,辦事低調,當即表示:聯絡親朋好友,廣籌善款,幫助修復城隍廟。
先生不僅出資,還率工程隊進場施工。由于當地政府的支持、關心,廣大信眾的幫助,范金鳳及道眾們的努力,經過2年,志在肯堂肯構,朱家角城隍廟煥然一新,并新蓋了觀音殿、劉王殿等,成為一方信眾進香禮神的文明場所。與此同時,范金鳳的道學修為也與日俱進,從一個信徒,成為具有一定道行及宮觀管理經驗的道姑。
轉眼間已經是1997年了。神像開光是道觀的大事,廣大信眾要求范金鳳在適當的時候為新塑的觀音大士神像開光。
但是,當時只靠道觀里的人手緊缺,范金鳳想到了求援。讓我們看一看當時的人員狀況吧!
張昌禹    7 4歲    1 9 9 4年進道觀    任當家道士
范金鳳    5 2歲    1 9 9 2年進道觀    時兼任財務、協助管理道觀(女)
錢宇忠    7 6歲    1 9 9 3年進道觀    管理組成員
朱文華    7 0歲    1 9 9 4年進道觀    倉庫保管
周雪煊    7 4歲    1 9 9 3年進道觀    售香燭
范秀英    7 4歲    1 9 9 2年進道觀    售門票(女)
袁瑞杰    6 3歲    1 9 9 6年進道觀    觀音殿售票員
薛生祥    7 8歲    1 9 9 7年進道觀    清潔工
陳梅香    5 9歲    1 9 9 7年進道觀    廚工(女)
費秀玲    7 5歲    1 9 9 4年進道觀    清潔工(女)
蔣桂英    5 1歲    1 9 9 5年進道觀    出納員(女)
張仲彬    7 5歲    1 9 9 3年進道觀    教務

上列名單中5位是道士.鑒于人手少、年事高及道教區域傳承不同,道觀無力承擔觀音開光科儀。負責具體工作的范金鳳向七十公里外的上海市道教協會請求支持。只有求援,才能組織一次體面的開光活動。
道觀方面著手準備清理場地、組織信眾代表,發動大家參與、邀請地方領導,落實消防安全、邀請兄弟道觀、準備供品、采購禮品以及落實接待、素齋、隨緣樂助、籌集資金等事宜。
上海市道協全力支持這次活動,研究選派道長。決定由海上白云觀負責闡演科儀并向有關道觀商借一專多能的道士前往協助開展科儀活動。他們是:朱掌福、吳關德、薛明德。另外還有來自上海城隍廟、浦東欽賜仰殿、龍王廟、崇福道院的11位年輕的經師。
范金鳳依靠道眾準備文書,榜牒,寫明開光科儀的內容,職司人員、寫明有關信眾的姓名。準備必要的道具道衣。
1997年農歷二月十九那天,早晨7點半左右,香客從四面八方趕來。絕大多數是中老年女性。她們手拿一根一米左右的蓮花竹竿,竹竿兩端串有幾枚銅錢,竹桿繞上紅綢緞,當地稱蓮槍竹。有的肩挑花籃。花籃也用紅綢裝飾,短而軟的扁擔上也纏著紅色的綢帶。她們頭飾紅花,腰束紅帶。在鑼鼓聲中集合于大殿前的廣場上圍成大圓圈開始跳舞。鑼鼓為主,一擊一步,進四步退二步。斜挑花籃合拍前進。不參加跳舞的便在外圍伴唱。內容都是民間流行的小調。反復最多的是《楊柳青調》和《四季調》。隨著曲調的變化,有人站進紙扎的龍船邊歌邊舞,攜船而行。大家輪流唱唱跳跳,周而復始地跑旱船。這種活動一直伴隨到開光科儀結束。開光及開光結束時,信眾還爭放喜慶的炮竹。外場娛神活動中使用的樂器主要有小木魚、小鈸子、小鑼、小鼓、小嗩吶。由信眾操持樂器,樂器的配置屬于隨意性的,有人偶爾拉一把京胡湊熱鬧。
殿堂里,道長們闡演了整套觀音開光科儀,直到下午4點結束。
這次開光活動奠定了青浦道教的歷史地位,范金鳳在修道體道生活中得到了鍛煉,越來越成熟。

到浦東  創業三元宮

三元宮原名除瘧廟,始建于1726年,即雍正4年,1728年增奉周太爺,周邊百姓稱其為周太爺廟,訛稱太陽廟。《松江府志·十八建置志二十·壇廟》及《清史稿》32卷第3139頁都有記載。周太爺是周中鋐,他是山陰人。雍正二年海水秋溢,漂溺無數,十余萬百姓需要賑饑。為避災害,周太爺請筑海堤。雍正五年,疏浚吳松江。十一月動工,至雍正六年四月,梅雨沖決堤壩,周太爺再次募捐筑堤,又被沖決。他親自乘船視察水情,風急水淄,翻船身亡。此時堤壩卻合攏了。雍正皇帝聞奏,追贈為太仆卿。松民惜之為祠。浦東周太爺廟是陳家渡周郡侯祠的分靈道場,雍正六年建。
1989川沙縣道教協會年收回了周太爺廟的產權,改名為三元宮。稍加修繕,作為全真坤道院對外開放。標志著上海全真道有了復蘇的基礎,蘇宗賦,應宗梅,蘇誠喜,邢誠云成為常住的道長。
1997年10月12日,三元宮83歲的當家蘇宗賦道長羽化。后繼者應道長年事已高,其余道長碩果僅存,宗教活動少,三元宮每況愈下,經濟陷入困境。
1997年下半年,上海市道教協會決定要調范金鳳到浦東三元宮協助工作,青浦朱家角城隍廟也少不了象范金鳳這樣虔誠的從道者,青浦區政府部門也舍不得范金鳳調離青浦。可是一個嚴峻的事實擺在面前,如果范金鳳不去三元宮,這就意味著上海的全真道在上海的滅絕,這是拯救上海全真道的需要,意義非凡。范金鳳把這次調動看作是太上老君的引領,盡管留戀故土,去意徊徨,困難重重,還是愉快地踏上了新的從道生涯。迎接她的是零的起步和艱難的跋涉。
范金鳳說:1998年1月8日早晨6點30分,青浦區宗教局陶鑫奎局長、李金龍副局長、項夏英副局長,駕駛員小毛,他們早早等在朱家角城隍廟陪同送我到三元宮。我瞞掉了當地無數的信眾。此前有個信眾會議,李金龍副局長在會上露了一點風聲,信眾就追問,為了避免信眾不讓我離開青浦而導致風波,還是保守住我即將調離的事實。但是沒有不透風的墻,個別信眾還是得到了準確的消息,陳引娣、葛金根、陳麗英、周麗英,他們送我一個新的箱子,自己叫車,來到朱家角城隍廟為我送行。松江地區的信眾知道我要調離,立即為我送來300斤大米、油、蔬菜,由朱翠蓮帶隊。那天早晨細雨朦朦,浦東新區宗教辦的儲偉明在三元宮廟里迎候。
當時三元宮根本不象一個廟,個子高的舉手可以碰到屋檐。一間大殿,不高不大;東面廂房不成為房,居住條件十分惡劣,原先的灶間下雨時外面大雨,屋里中雨,雨水會掉到鍋蓋上,沒法燒飯,要等到雨停后再燒飯。燒飯缺少柴火,靠信眾給點油回絲,滿屋子柴油氣味。經濟情況更是糟糕,每月整個道觀只能用286元,一場道場也沒有,初一、十五只有三四十個香客,道姑個人生活費也發不出,蔬菜等依靠香客支援,接濟不上時就到菜農田里拾些過時的菜蔬。范金鳳執掌三元宮的第二年,克勤克儉,年收入翻到約7萬元。她們利用僅有的一點錢首先修繕廚房間。
1998年4月27日道觀聘用高金娣為三元宮出納,高金娣成了她的內務大臣。不久,又物色到散落民間的全真道姑牟秀娟,請她來傳授全真科儀,她來時連一張床鋪也沒處安排,于是范金鳳和牟秀娟兩個同睡一張小床,牟睡里面一半,范金鳳睡外面一半,修道生活十分艱難。
范金鳳說:1998年8月我到北京開換屆會議,乘飛機從北京回上海,是下午6點的飛機,大家都沒有吃晚飯,飛機上送的蛋糕我不喜歡吃,已經送人。我回到三元宮,幾個不住觀的道姑早已回家。廟里沒有一點熱水,沒有一點米飯,也沒有別的可以充饑,只能餓到天亮再想辦法。
2003年,范金鳳當上了浦東新區人民代表。在人代會上,一襲道裝引起了主持浦東工作的姜斯憲副市長的關注,范金鳳抓住機會向姜副市長匯報了三元宮的現狀。時光如箭,轉眼日歷翻到了2005年,浦東開發世博園區,三元宮須易地重建。那時,姜斯憲同志十分關心三元宮的拆遷改建,提出新建的三元宮起點要高,要超前20年,要成為浦東新區精神文明建設的窗口。
機遇難得,豈能錯過。范道長四處奔走,找政府部門,訪大德施主,在浦東新區和花木鎮政府領導的關心、支持下,新宮址終于落實。規劃部門同意占地面積為一畝,建筑面積一千平方米。上海浦東乃“寸金之地”,按說批一畝地也屬不錯了。但范道長覺得與姜斯憲同志提出的要求,尚有距離。故利用各種機會,還在區人代會上找領導反映,請求幫助。
范金鳳的敬業精神,感動了新區領導及廣大信眾。最終區規劃局批給三元宮2.16畝土地,建筑面積也增加到1500平方米,四周還有寬30米的綠化帶。
作為當家,范金鳳朝思暮想造一座像樣的道觀,但拆遷費有限,巨額資金缺口需自己想辦法彌補。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這錢從何來?
這時,范道長想到:小平同志提出發展是硬道理。道教要發展,必須適應時代,順應潮流。道家精神既要繼承,更須發展。
想到了“道”就有了辦法,只要堅持正信,一分一角來自信眾,一元十元回報信眾。道不遠人,道由人顯,眾人必向道。募捐近乎乞討,化緣出于自信,強化信仰的力量,坐廟化緣,眾望所歸。
余文貴先生是虔誠的,自奉節儉,卻樂善好施。他信得過范道長,寧愿借錢給道觀,并言明:不計利息,不索債務,建造一座漂亮的道觀是頭條。在范道長指導下,他不惜從蘇州請來古建、文博專家,精心設計,嚴密施工,狠抓質量,融儒、釋、道精華為一體,注重時代精神,創“三元宮”建筑特色。梁先生負責購買鋼筋水泥,石材木料。無論價格瞬息多變,大家盡心盡力采購價廉物美的建材。他們憑著幾十年積累的人事關系、建筑積累的獨到經驗,與一顆虔誠的心,發誓要建造一座像樣的三元宮。
為了建廟,范道長任勞任怨,道觀里里外外少不了她,終于累病了。小道姑們心疼地勸她住院治療。范道長不要住院,堅持清修。一位小高功法師猜透了范道長的心思,勸道:“壇場里需要你把關,工地上也需要你關心,您只有早住院早康復,才能早點建好道觀。十個道人九個醫,個個名醫不自醫。你還是讓醫生診治吧!”
沒幾天,范道長出院了。她不放心地查閱道姑們的自我考勤。看著,看著,情不自禁地流出了眼淚。自己不在道觀的日子里,小道姑們認真地記錄著各自考勤。有的給自己的一天扣一分,有的扣二分,比平時要求更嚴格。
她不由得想起,觀里十二個道姑,平均年齡不超過三十歲,雖說有的在生活上遭受過挫折,但她們是在“暖棚”里成長的一代,沒吃過苦,受過大的磨難。在物欲橫流的今天,能甘于寂寞, 一心向道,難能可貴。出于這樣的考慮,范道長平時總像父母一樣,從生活上關心,道學上指點,手把手地教……。天冷了,給她們買棉鞋、腳套;發現思想問題,耐心地進行調解、談心,直至小道姑破涕為笑……。多年的精力沒有白花,苦習終于得到回報。范道長把幾個二十來歲的小道姑叫到身邊,動情地說:“我住院時,你們嚴格要求自己,早晚功課,日常清潔衛生,香客接待,都做得很好,這體現了太上的無為而治。我謝謝你們,三元宮是你們的,是信眾交給你們,三元宮是有希望的!”
少花錢多辦事,花小錢辦大事,2006年新的三元宮建成了。氣宇恢宏,正山門有三級階梯,暗合三元之教。東西兩側,矗立鐘、鼓二樓。主體建筑“三官殿”,高21米,巍峨莊嚴。兩廂二層偏殿,后面為生活用房。
整體仿明清建筑,紫擅拱門,磚雕祥云,蝙蝠花簾,滿天星鏤古式門窗,斗拱福祿壽禧花板,飛檐小青瓦屋面,紅墻黛瓦,四角風鈴,古色古香,體現了江南道觀風貌。
他們成功了,余、梁二位先生高興地說:“這是范道長的人格力量,讓我們盡心盡力,無怨無悔!”范道長卻說:“這是神仙的感召,大家都看在神的面上,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三元宮有了一支比較穩定的教職人員隊伍,經濟狀況也有了明顯好轉。范道長不忘肩負的社會責任,用實際行動兌現她“一分一角來自信眾,一元十元回報信眾”的承諾。逢年過節走訪花木鎮敬老院,送去慰問金;給所在社區小學的貧困學生送書包、簿子;資助公益活動,一件也不落下……。

履神職  高朋賀使命

早在1994年,由上海市道教協會陳蓮笙會長推薦,范金鳳就拜市道協副會長蘇宗賦為師,向蘇宗賦討教全真科儀。蘇宗賦是“宗”字輩,她是“誠”字輩,法名“誠鳳”。按照全真龍門派百字法輩詩“至理宗誠信,崇高嗣法興”中的規矩,“誠”字輩屬于全真龍門派第二十四代,在全真道的輩分中是夠高的了。但她從不擺架子,以高輩分自居。范金鳳是目前上海地區唯一能研習正一與全真兩派科儀的道長。
道觀的當家必須升座,升座以后才有真正的神職,當然不是任何一位道士、當家都可以升座,上海各道觀已經升座的當家只有極少數幾位。
范金鳳恢復、拓展“三元宮”,對道教事業有貢獻,經上海市道教協會和中國道教協會批準,升任范金鳳為三元宮坤道院監院。中國道教協會對這件事情十分關注,先委派中國道協副秘書長、教務主任袁志鴻偕同北京白云觀馬高功多次來滬指導,準備升座科儀,操練儀仗隊。于2007年6月5日至7日,隆重舉行“三元宮神像開光暨監院升座儀式”。江蘇乾元觀承擔了慶典的全部科儀。
專門為宮觀女監院“升座”,這在全國道教界尚屬首次,乃難得的殊榮。
升座那天早上,傾盆大雨洗滌了人間所有的災厄與宿孽,下午烈日當頭,長長的儀仗隊蜿蜒幾百米前往老廟基請神。中國道協副會長黃至安道長給她“賜衣”。中國道教協會會長任法融道長,率領中國道協副會長、北京市道教協會會長黃信陽,中國道協張風林副會長專程趕來祝賀。任會長親自為范金鳳監院“扶座”,各省市道教協會會長、名山宮觀主持,從各地趕來祝賀。市民宗委領導、浦東新區統戰部領導與會,并作講話。浦東新區大德施主、高校、文化界、學術界、四方信眾六千余人到場瞻禮,用人山人海來形容當時的場面,一點也不為過。中國道協、上海市道協聯手拍攝了專題片,回饋各界信眾。受此殊榮,范金鳳深感不安,覺得當之有愧,表示要把組織與信眾對自己的信賴,化作辦好三元宮的動力,變成奉獻道教事業的行動。
三元宮的工作,得到政府與社會的認可。2002年,被評為浦東新區衛生工作先進單位;2003年,被推選為區助老先進、上海市道教界文明場所;2008年,被評為上海市文明宗教場所。面對榮譽,范道長一直說:“三元宮有今朝,首先要感謝花木的領導。”
范道長本人,被推選為浦東新區第二、三屆人民代表、浦東新區婦女代表。2003年,任浦東新區道教協會副會長,上海市道教協會副秘書長。
老友新朋領略這三元宮的新姿。它以特有的小巧玲瓏,安閑地裝點在浦東高科西路錦繡路的交匯處。座南背北,每天恭候著太陽東起西落。第一道門按照周易的提示,開在巽方,即東南方,象征著生命之風、生長之風由東南而起。門柱上刻有中國道教協會副會長黃信陽書寫,范金鳳親自撰寫的對聯“發簪一根拿得起才放得下,道關兩扇看不破便打不開”,將道院的性質告訴給一切有緣無緣的人。
步至山門,在正門上面顯眼的地方有幅不被游客注意的磚雕,敘說黃帝問道的故事。山門是南非紫檀木的,重二噸,建筑商說,這扇門的價值不僅僅在材料,更主要是通過名貴材料的選擇,突出道教的神圣意義。進得山門是一條寬敞的人字道直通三官大殿,告訴人們:欲求仙道先要走好人道。三官大殿的門檻是南非紫檀木的,不用包銅,高33公分,象征著道教的三十三天仙境,跨過門檻就是由方內進入方外,是仙境了。在大殿里一睹三官大帝容顏。三官大帝又稱三元大帝。為天官、地官、水官的合稱,是道教最早奉祀的神靈。三官涉及了人生的方方面面,因此三官信仰久經不衰。
在三官大帝坐臺的下方沿口上繪有長春真人西游記圖。向游客簡略地展示了公元1220年正月——1222年三月,全真道士丘處機應成吉思汗之邀請,克服交通之難、處境之險、氣候之劣,肩負重任前往西域雪山,向成吉思汗傳播治國治身之道的大致經過,表現出丘處機“我之帝所臨河上,欲罷干戈致太平”的偉大抱負和全真道的歷史風采。
范金鳳撫今追昔,環視自己一手操辦而成的新三元宮,看看自己親自培養起來的一支隊伍,她深感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英明偉大,她也深深感到沒有政府的部門的真誠幫助,沒有信眾的支持是不可能有三元宮輝煌的今天。
升座不是升官。范金鳳牢記王重陽祖師的教誨:“離凡世者,非身離也,言心地也。身如藕根,心似蓮花,根在泥而花在虛空矣。得道之人,身在凡而心在圣境矣。今之人欲永不死而離凡世者,大愚不達道理也。” 人能割愛去貪,守雌抱一就是修道。當代仙境在人間,道觀作為精神家園之一,應該為社會和諧作出貢獻。高朋滿座祝升座,時代使命又起肩。范金鳳在弘道揚善的征途上,在神圣和世俗的廣闊天地間,又升起了前進的風帆。

思家鄉  難改青浦音

范金鳳以實際行動贏得了地方政府領導與廣大信眾的信賴,曾經得到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以及回良玉副總理的會見,這是對她工作的肯定。多少年來,她和信眾、領導打成一片,發揮著道教精神家園的作用。大家親熱地稱她“范道長”,這是對道教的尊重。年長的女信眾稱她“妹子”,還有人稱她“師太、師父”,她的弟子喊她“師父”,其實,稱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永遠和信眾心連心。
一次,一位發了財的小老板來為身患絕癥而死去的前妻做超亡道場。他跪著,不知不覺痛哭流涕,悲傷得無法站起。擔心他會昏厥,范道長只得停下科儀勸說。那人還是哭個不停。“我的話你聽得懂嗎?我只會說青浦話。”那人說:“我外婆也是青浦松江一帶人。”經過簡短的交談得知,這個男人有了錢就舍棄糟糠之妻,娶了一位年輕的外地女青年為妻。后妻卷走了他的錢財,他恨后妻、恨自己,深感對不起前妻,所以悲傷之極,悔恨交加。范道長勸他,錢是身外之物,要緊的是做人,你年紀不大,還可以重新開始,好好做人,好好做生意,不要緊,祖師老爺會幫你的。切膚之痛才是良藥,那男人站起來,千恩萬謝。道觀和信眾的紐帶就如此簡單的聯系起來。
一次,南京東路街道廈門居委的部分人士,還有南洋校友會的同學參觀三元宮。范道長向大家介紹三元宮歷史。她說:“我是青浦人,我不會講普通話,我只會講青浦話。”坐席中有人說:“青浦是陳云的故鄉,青浦話有代表性,你說吧,我們能聽懂。”確實,40分鐘的介紹,40分鐘的青浦話,大家都能認真聽,效果還特別好。三元宮的過去、現在就是靠青浦話傳播的。
青浦的信眾也忘不了這位妹子這個姐姐。他們經常會給范道長送點蔬菜,大米,家鄉的瓜果,家鄉的鹽煮青豆,家鄉的重陽糕。有時候,三元宮幾乎成為青浦人、松江人的大本營,大家喜歡到三元宮來敬神、聊天。范道長和她的弟子們作法應驗的故事,在信眾中間傳頌,在一聲聲感謝之時泄露天機。他們也希望范金鳳能夠回到青浦,和家鄉的信眾嘮嘮家常。
是的,血脈相連,道脈相通。在世俗與神圣之間做出貢獻的范道長非常想念自己的家鄉,她也經常回去看看,去謝謝那些支持她修道的父老鄉親。
修道無止境,奉獻無絕期。只有這樣才能加深領會“明月清風休笑我,裹頭非啻離紅塵”的深刻含義。她是這樣自勉的。


 

(責任編輯:dx)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e乐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