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道教學院 >

內丹與禪——性命雙修心為本

時間:2012-02-23 15:02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內丹與禪——性命雙修心為本
胡春業
佛道二教圍繞著彼此修行方式之異同與是非爭訟紛紛幾千年。其實內丹學與禪宗完全可以實現內在的溝通與融合,即“禪丹合一”,而不是雙方互相批評。其實二家的相互批評都是未徹底了解對方的最高境界和修行的內在機理,其互相批評都只是一面之辭,而不究竟。互相批判的結果是二家各自以為是,未能取長補短。各家堅持己見,其結果是耽誤后學樹立正確的修道見地,以誤傳誤。
1丹家批禪:斥其修性不修命,萬劫陰靈難入圣。認為禪是偏修性功之禪!獨修祖性不修丹。內丹學批判這樣的禪是“枯木禪”。“口頭禪”。隋唐以后,口頭禪遍天下,這樣的批評也是切中時風要害。只修性不修命,成就是所謂的只能出陰神的“鬼仙”。不能回陽換骨而出陽神。認為禪不是性命雙修之道。
內丹學非常重視“性命雙修”,從“性命雙修”的宗旨對只修性不修命的批判看成對“不兼命之禪”的批判,這就關攝到各個內丹家對禪的認識:真正的禪僅僅是修性的嗎?還是在修心性中已經性兼命了呢?如果丹家認為禪宗不究竟,試問達摩和六祖又是如何性命圓滿成就的呢 ?
但值得回味的又是:內丹學南宗祖師張伯端又是非常推崇禪宗的!認為禪是上品丹法,告誡其學人修內丹必須以禪宗的圓滿覺悟為內丹命功修煉的最后歸屬。他在《悟真篇》之后附禪宗歌頌,其序言稱:
“此恐學道之人,不通性理,獨修金丹,如此既性命之道未修,則運心不普,物我難齊,又焉能究竟圓通,迥超三界?故《經》云:“有十種仙,皆于人中煉心堅固精粹,壽千萬歲。若不修正覺三昧,則報盡還來。散入諸趣。”是以彌勒菩薩《金剛經頌》云:“饒君百萬劫,終是落空亡。”故此《悟真篇》者,先以神仙命脈誘其修煉,次以諸佛妙用廣其神通,終以真如覺性譴其幻妄,而歸于究竟空寂之源矣”張伯端本人在禪實有高深造詣,自稱“伯端得聞達摩、六祖最上一乘之妙旨”。
道家以金丹為方便,以登真而證仙位為極則。內丹以一己心身為起修基礎,所謂爐鼎、坎離,不外此一心身止觀之異名寓象。守竅存神,初以調和氣脈,解脫身執,終使制心一處,漸達禪定階梯。要之,正統丹道,皆指禪定過程中種種覺受境界而言。其中以禪定解脫程度深淺之不同,而定其地位之等差,別無神秘可言。尤其上品丹法,是以身心為鼎,天地為爐,則冥合頓超之趣。進而接觸佛法,與禪宗接流,終以禪宗圓頓之旨為旨皈矣。舍棄禪定功夫的禪門狂禪之流,比之丹道尚猶未足!
禪批丹道:批丹道不明白本體,不識“本體絕待”(此指佛學第一義不可說之意,“如如”:諸法寂滅之相,不可以言宣之實相)。妄立性命為二,詎知性者,體也;命者。用也。無體而用不限,無用而體不彰也。因丹道不明本體,只知無念之無念,不知有念之念。丹家從有念求至于無念,尚在法執之中,未臻于無相之化境。丹家耽著陰陽交媾之樂,身見難忘,處處著境失心,都未能證空無我,所以至難認識本體。只是求證本體路上的一種功夫,不是終極性的超越境地。
禪宗高超就在于能證悟本體,它站在開悟的立場認為一切法不可執,一切法本來現成,當下即是!本來清凈,無迷無悟,視內丹學之層層修煉法門為無病呻吟。尤其丹家有為氣脈之修持,易著身見,易生我執法執,故難證涅槃解脫。禪家認為性命本來就是合一的,本體是一而不可分:悟入性體則性命齊彰,一旦頓悟實相,就達到了超越性的絕對境界,哪里還有性命之名相可尋呢?殊不知,彼所謂性者,事非真性,所謂命者,亦乃形質之渣耳。真能證悟真如本性,自性本具萬法,所謂命者,咸在其中矣,豈假造作而后得哉!
禪家也可謂一針見血擊中丹家的弊端!因丹家之“我執身見”難破,只能耽著身體氣脈境界,不能達成超越。禪宗本佛家“無我空性”之中觀正見而悟入實相,故能破人、法二執而證涅槃。尤其祖師禪從心的本體上修,是從“觀而不觀”、“不觀而觀”上以求觀心明朗猛利,大明空覺而成正遍智。它是從第八識種子識即自性認識上起修,所以其所得之智,是即心成智。祖師禪的見和行,都是由果位的觀點出發,所以也可稱作“果位見”,是在果位上的修行。其禪境之高峻陡峭,由此可知一斑。是故禪宗貴見地,不貴行履。
其實內丹學可以說在性功的最后階段,已經完全破除了我執身見而與太虛同體,這又與禪宗之“實相”“法身”“如來藏”相通。白紫清在《指玄集》中,論藥物,爐鼎,火候皆是一心。丹禪合一之旨于斯畢露:其論金丹:“佛與眾生共一家,一毫頭上現河沙。九還七返魚游網,四諦三空兔入筌。混沌何年曾結子,虛空昨夜復生花。阿誰鼎內尋丹藥,枯木巖前月影斜。”真人以華池神水,溫養子珠,會三界于一身之后,能以金丹作無義味語用,忽地翻身一擲,拋過太虛,脫體無依,隨處自在。仙俊哉!大丈夫也!
以心物一元論的觀點:心氣一元,心身一元,心脈一元;以我執身見之心,行無明業劫之氣,只可開有為、世間之脈,不能開中脈;唯以佛家無我中觀之心,行明空智慧之氣,破外圍有為世間諸脈之糾纏,而任運開現無為法之中脈。
需要說明的是禪宗之言“性”和內丹之言“性”不是一個概念,混淆比較會有很多誤處判斷。禪的明心見性之性乃是"心物一元”的最高性體,包括了內丹家所言的"命"在內。故且丹家對禪的批評以及禪家對丹道的批判,在究竟的立場上,都不能成立。
 身心是一體不二的,超越身體還必須修煉身體,四大皆空恰恰是要借假修真才能證到,大道不離方寸地,何須身外去尋天!雖超三界之外,乃不離一毛孔之中。各門各派的修煉都是調和這點心! 正是丹家和禪宗每云:朝潮暮暮。起心動念,行住坐臥,不離這個。修道生活化,在生活中修道,在修道中生活。則無處不是道境,無事不可修煉。不離這個,這個就是行愿,這個就是境界,這個就是本體,這個就是道,就是心。日用都是道,返身而求則成丹。筆者提出性命雙修心為本,(圓明無極:純清絕點無極內丹禪。慧性圓通海印三昧境。)解決丹禪合一的課題,以及丹禪各家在修行上的弊端!千年丹禪之爭可以休矣!
張紫陽真人在 《悟真篇》后序復云:欲體至道,莫若明乎本心。心者,道之樞也。人能時時觀心,則妄想自消,圓明自見,不假施功,頓超彼岸,乃無上至真妙覺之道也!
雖然,圣賢仙佛,要具大悲心,以自覺覺他為本行。但能救度眾生,解脫苦海,證登正覺,不論其化跡為何,當勿以門戶之異同而興爭訟。無論學佛學仙,絕不可將是非人我之見縈于胸中。不然,均非用心之所宜矣。
(責任編輯:dx)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e乐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