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講經說法 >

與人為善 忠孝誠信

時間:2012-01-13 12:18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與人為善 忠孝誠信
《太上感應篇圖說》中的揚善小故事
劉姝含
道教,顧名思義就是以“道”立教,道就在我們的生命和生活中,須臾不可分離。道和我們每個人的生活都有著密切聯系,是人在現實生活中生存發展的根基,是世人美好的精神家園。由道而演教,道教的許多教義學說,不僅非常貼近我們的生活,而且能對我們現實的生活以重要啟示,從而有利于人的生存與發展,有利于社會的和諧與進步。道教文化對當前的現實生活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有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匡救時弊的救世良方。道教自古以來就有“眾善奉行”的修行追求,要求對人對物都有一顆善良誠信之心。
《太上感應篇圖說》中一些揚善小故事生動地闡釋了道教與人為善、忠孝誠信、圓融社會、利益人群的豐贍內涵,值得我們深入研究并加以挖掘整理和闡揚,以更好地發揚道教優良傳統和優良教義,促進人們的生活更加美好、更加和悅,更加高尚。

“陰賊良善”[①]
明朝的宦官王振性情狡詐,善于應對。英宗繼位時年紀較小,王振事事都能得到英宗的心意,于是他越位掌管司禮監。王振在外為人很謹慎,背地里卻慫恿皇帝用酷刑,防止大臣欺瞞隱蔽。于是很多大臣被整下獄,王振因此而得到更大的權勢,變得囂張跋扈不可一世。他在城東大興土木,建造府邸,規模宏大,又耗巨資興建智化寺。侍講劉球上書給皇帝,直言王振的很多不是。王振僅以幾句話就給自己開脫了,皇帝還將劉球下獄。王振暗地里指使人將劉球殺死。大理寺少卿薛瑄給李時勉敬酒,不理王振。王振就捏造事實陷害他們倆,薛瑄差點被害死,李時勉也被下獄。國子監門前,御史李澤遇到王振沒有下跪,被王振貶到鐵嶺當侍衛。駙馬石景上書直陳王振的種種罪行,要求問罪與他,但皇帝極力袒護,以先生稱呼他,赦免他一切罪行。滿朝良臣都遭到王振的壓迫和謀害。正統十四年,乜先大舉入侵,王振挾持著英宗一起親征,在風雨中迷路,天象又有變化。王振感到害怕就下令班師回朝,軍士迂回奔走,乜先猛力追趕,英宗的軍隊潰不成軍,英宗被俘。英宗的弟弟朱祁鈺繼承皇位,新帝將王振家族滿門抄斬,從他家查抄出來的金銀六十多庫,一尺多長的玉盤幾百個,二十多尺高的珊瑚幾十樹,珍奇玩物不計其數,人們都說王振是惡有惡報。

“暗侮君親”[②]
蔡京以諂媚侍奉徽宗,位登丞相,受賄攬權,滿朝官員都不敢異議。蔡京兒子蔡攸詭詐心計比其父有過之而無不及,蔡京年老時,每當要擬奏章,都交給蔡攸代為書寫,蔡攸心里都不以為然,私下里將奏章修改,圣旨下來果如蔡攸的意思,蔡京以為是圣上修改的,根本沒有察覺被自己兒子欺騙。時值金國強盛,蔡攸暗地里私通金國,徽宗的一舉一動金國都了如指掌。沒過幾年,蔡攸的權利跟他父親比肩,人稱蔡京為大蔡學士,稱蔡攸為小蔡學士。有一次,有客人來拜訪蔡京,蔡京剛坐下,蔡攸進來后突然拿起其父的手,像是在把脈的狀態,說:“父親大人脈象緩慢,身體是不是不太好?”蔡京回道:“我身體很好。”蔡攸離開后,客人問這是怎么回事,蔡京說:“兒子是想我以病罷官。”宣和末年,金人大舉入侵,汴京被困,徽宗被迫將帝位傳給欽宗,滿朝大臣都上書要求治罪蔡攸。蔡攸被貶到嶺南。在押解去嶺南的路上,蔡攸還洋洋得意地對押解官說:“今天下大勢并非趙家的了,我現在雖然丟官,但是又有誰知道以后的榮華富貴說不定更高呢。等到那時候,你們一定會后悔今天的所作所為的。”原來蔡攸已經跟金人私下商議好,金人許諾以后會封他為王。押解官將這件事奏明朝廷,于是蔡攸被誅殺。

“謾其先生”[③]
魏遐昌,江右一位老儒生,以教書為生。有個故人的兒子叫富新,年僅十二歲,家境貧寒,只有一寡母,沒錢供其讀書。遐昌見他很聰慧,很是憐憫,就免費教他讀書。富新二十歲時在鄉試中取得功名,乘著車拜訪賓客,路過遐昌的門口,不愿進入。本鄉有位紳士做壽,主人按照功名將富新安置在上座,而遐昌在下座,富新假裝不知,席間談笑風生,泰然自若。遐昌實在忍耐不住,責問他:“你怎么可以這樣對老師沒禮貌。”富新大笑說:“昔日是師徒,如今分貴賤,老頭你應該怪自己不長進,不要強求這些虛禮。”眾人都對富新的這種狂妄言語很反感,拉著遐昌各自散去。遐昌因為氣憤而患大病,靜臥時想:雖然富新無情無義,但他的話也對,只能怪自己不長進。病好后,他就開始發奮讀書,六十八歲那年,他科舉被錄取。這時富新已經是進士了,任平樂知縣。遐昌會試時,正逢倭寇作亂,騷擾廣浙一帶,天子以此為題策問,遐昌對答詳細,觀點鮮明。圣上欽點為探花,授予御史一職,巡視廣東,平樂縣正好歸屬廣東。時值富新因為貪污被彈劾而入獄,交由御史衙門定案。庭訊時,富新只敢伏在地上叩頭,不敢辯解,遐昌不計前嫌,仍然為他平反,僅罷免他的官職。后來遐昌任禮部尚書,到八十歲才告老還鄉,圣上予以嘉獎。遐昌做壽,富新也來賀壽,對遐昌行弟子之禮,席間一位曾經參加鄉紳壽辰的賓客說:“昔日為師徒,今日分貴賤,尊官何必這么恭敬。”富新汗流滿面,逃離酒席。

“叛其所事”[④]
山東晁監生,家財萬貫,娶妻紀氏,夫婦兩人關系很好,后來他又買了個女優輕云為妾,輕云有才貌,善于狐媚,很得晁的歡喜。因為輕云的挑撥,晁和紀氏反目。有個女尼化緣,紀氏布施于她。輕云誣告紀氏留男僧一起吃飯,唆使晁休了她。紀氏氣憤之極,上吊自殺。輕云于是順順當當地做了正房。紀氏的父親和兄弟到官府控告,官事沒有了結,紀氏的棺木不能下葬。輕云將靈前的綾羅扯下來做底衣,又命令仆人將棺木放置在別處,正在指揮的時候,輕云忽然像中邪似的,兩目睜圓,大罵到:“你這淫婦,生前我倒還容你,你反而不能容我,先掌嘴,看你還敢不敢長舌亂說。”于是輕云掌摑自己的臉五十下,兩腮頓時又紅又腫,又說:“你跪下,脫去衣服。”云立刻脫下外衣,赤身伏在地上。接著又說:“你這淫婦,有何廉恥心,底衣也是拿我靈前綾羅所做,現在就還我。”輕云脫下底衣,不顧羞恥。一眾仆人都跪在地上,懇求饒恕。輕云又罵:“你們這些沒良心的,我身前對你們不薄,現在我房中丫鬟饑寒交迫,你們這些勢利小人,沒有一個人愿意照顧她。這淫婦過幾天就會有王法治她,不是欺負我到這種田地,我也不會跟你們這么計較。”說完這些,輕云就神志清醒了,對剛剛發生的事情一點都不知道,后來巡道提審此案,判處輕云婢妾逼迫主母至死,按律當斬。

“誑諸無識”[⑤]
庠生譚伯符,潛心攻讀四書,對文章的講解精切,名重一時。譚伯符衣服華美,為人和氣,但善于心計,能揣測生徒的心意,每日的功課,不過虛假應付;每逢做文章,他也是先將草稿擬好,讓學生謄抄一遍,還故意用筆在學生作文上圈圈點點,加以批示,以此欺瞞學生的父兄。學生在書塾玩耍嬉笑,毫無顧忌,譚伯符也只是一味姑息,反而在其父兄面前極力褒獎學生,其父兄都以為學生很有長進,對譚伯符感激不盡,卻不知道被他欺騙。數十年間,譚伯符的弟子無一人得第。譚伯符年過四十歲考不上進士,辛酉年科舉他又去考。他在住處試擬了兩篇文章,同一寓所的兩位友人每人得一篇,熟記在心,考試時,第一題竟然就是譚伯符所作的文章命題,譚伯符于是會通兩篇文章成一篇,加以潤色,心想自己肯定能中。放榜時,他的那兩位室友都中了,但是他卻沒中。譚伯符仰天長嘆,想到杭州的廟最靈,于是他乘船至杭州,來到廟中,在屋檐下睡著了,夢見忠肅公將他喚到殿前,怒斥道:“你前生是個屠夫,殺業極重,因你捐了五十兩金子助修文廟,所以才能轉世從事斯文職業,如今善報已盡,當受惡報,更何況你教學數十年,功課全無,欺瞞東家,以至于聰明的學生都變成頑童,其罪比殺業更重,你不久將要入豬胎,受屠宰之苦,還指望什么科第。”譚伯符回家后果然就得了重病,臨死前發出豬的聲音。他的一個兒子后來癡呆,兩個孫子,一個為盜賊,一個作乞丐。

“謗諸同學”[⑥]
宋之信與常不器是同窗好友,他們一起學習,經常形影不離,兩人的文采都很好,而常不器要更為優異。縣試時,常不器得第一,宋之信居第二。宋之信心有不甘,想著要陷害常。到了府試,兩人都被優選,常不器更優勝一籌,宋之信心里的嫉妒更加強烈了,于是他就暗地里捏造事實,說常不器家財萬貫,賄賂考官,才得以獲得好名次。他將這些寫在紙上貼滿大街小巷。郡侯雖然知道這是誣陷,但是因為遭到非議,所以也就不便將常不器列為榜首,只好將宋之信列為第一,常不器排在十名之外。兩人相見時,宋之信每次都指天呼吁:“是誰這么缺德,居然這么捏造事實。”并痛罵誣陷之人。常不器也相信宋之信是真心為他好,不會害他。到了院試的時候,兩人又都中了,彼此更是情深意重,一同赴省試,房考很喜歡宋之信的文章,極力舉薦,主司也對此文激賞不已,已列為魁首之選,等到要揭曉時,考監取卷再加校勘,不小心將燭花落下,試卷被燒毀了,大家都覺得很奇怪,商議后,便決定把書經作為備卷,排列名次,自備卷獲得第一名的是常不器。常不器后來位居顯耀官職,宋之信沒有獲得任何官職就早逝了。

“虛誣詐偽”[⑦]
邱倚相,整日在酒肆酗酒,說話沒有誠信。每當遇到讀書人,他就跟人家談詩文;遇到商人,他就談買賣交易;遇到公門中人,他就談時事。不管什么話題他總是滔滔不絕,口若懸河,而且他總是沒有任何根據地隨意亂說,被別人批評,他也泰然自若。時值文科歲試,邱倚相在自家門前掛上紅布,告訴親友說,他已經高中了。眾人都很驚奇,他文章很差怎么會考中,但這種事情沒有說謊的道理,大家只好提著賀禮一起到他家恭賀,正在飲酒的時候,忽然聽到外面有公門中人在放榜,名錄中并沒有邱倚相。眾人都自嘲地笑起來,邱倚相卻舉杯暢飲,并沒有絲毫愧色。過了一些時日,他又說:“我女兒要出嫁了。”眾人都怕再次被騙,都問他女兒的親家是誰,他支支吾吾答不上來。有一天,他匆匆忙忙地往城里趕,眾人問他怎么回事,他說:“我哥哥強奸婢女事發了,現被縣衙鎖去了。”眾人震驚不已,這時他哥哥剛好走過來,大家都大笑起來,知道又是邱倚相在說謊。邱倚相的妻子金氏,因為小產而身亡了,邱倚相送信至妻子娘家,妻子的兄弟都認為又是他在作弄大家。他的為人已被大家所不齒。邱倚相后來患了大病,還強打精神起來焚香向北叩拜,大家詢問緣故,他說:“我一生聰明正直,本府的城隍神要召我為東方書吏,每日服侍左右,日后我就可以升任為土地神。”并告誡親友清明要以大禮祭祀他,他會保佑眾人。眾人都說邱倚相一生虛偽狡詐,做鬼還不改其劣性。

《太上感應篇圖說》以“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為基本理論,以“積德成仙”為終級理想。其倫理思想是積極向善的,也是社會需要積極倡導的。道教的傳統文化特別是道教的勸善思想通過其特有的倫理神學的形式,闡述了天人感應的善惡報應觀,《太上感應篇圖說》以小故事的形式告誡人們要行善積德,遵守傳統的倫理道德,這對促進人心向善,促進社會穩定和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責編  欣道)


[①] 《藏外道書》卷二十七《太上感應篇圖說》,第167頁。
[②] 《藏外道書》卷二十七《太上感應篇圖說》,第168頁。
[③] 《藏外道書》卷二十七《太上感應篇圖說》,第168頁。
[④] 《藏外道書》卷二十七《太上感應篇圖說》,第169頁。
[⑤] 《藏外道書》卷二十七《太上感應篇圖說》,第170頁。
[⑥] 《藏外道書》卷二十七《太上感應篇圖說》,第170頁。
[⑦] 《藏外道書》卷二十七《太上感應篇圖說》,第171頁。

(責任編輯:dx)
頂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e乐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