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講經說法 >

與人為善 互惠互利

時間:2012-01-13 12:19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與人為善互惠互利
《太上感應篇圖說》中的揚善小故事
劉姝含
《太上感應篇》從“檢束身心”這一基本點出發,發出“上天有司過之神”的警示,以“欲求天仙,當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當立三百善“的勸諫,啟發人的心智、良知,從宗教的角度成為勸善第一書。《太上感應篇圖說》以通俗的小故事闡述了善惡思想的方方面面,下面就人際交往的處事原則方面來欣賞幾例,以此與大家共勉。

“形人之丑”[①]

章齊,文采很好,但為人不友善,喜歡嘲諷別人,使人丑態百出。有一次,他與朋友宋祥一起去鄰縣,宋祥年少不更事,遇到縣令出行,不知道避到一旁,結果被責罰十二板子。宋央求章不要跟別人說這件事,章滿口答應。但是,回家后,章逢人就說宋被打的丑事,而且還繪聲繪色地描述宋是如何被拷打,如何哀求,如何嚎哭叫痛的。這還不夠,他還編了首兒歌,專門諷刺宋祥。宋每次外出,都有熟人在他面前唱這首兒歌。宋祥未過門的妻子因為聽到這首歌,抑郁而死。宋憤懣之極,到揚州的瓊花觀出家為道士,每天在三清面前哭訴自己的委屈。章齊還喜歡嘲諷朝政,一天他與人在茶樓閑談,正在指謫某人閨閣不謹慎,某人品性不端時;忽然就神智恍惚地大叫:“三清差人來割我舌頭了”。然后就自取小刀將舌頭割下,過一會兒章就斷氣了。

“訐人之私”[②]

江西的蔡氏,聚族而居,宗廟的祭祀由每房輪流掌管。這年的祭祀輪到蔡繼宗。有個族弟叫蔡繼先,外出做生意,年輕漂亮的妻子李氏在家看守。有天夜里,五六個賊人進屋將李氏捆綁起來,并且盜走所有錢財。眾人懷疑李氏被輪奸了,但都是揣測而已,不敢明說。到了秋天祭祀的時候,蔡繼宗刻意貼了一張紙在宗祠門前,上面寫著:“凡是宗族里有人品性不端,閨門不謹慎的人不許參加祭祀,以免有辱祖先。”繼先也知道這是專門為自己寫的,但是不去祭祀也不好,所以就硬著頭皮去了。到了宗祠門口,繼宗攔住他說:“你妻子赤裸著身子被盜賊綁住,又沒有殉節,你家閨門夠嚴肅嗎?請你自己思量。”然后他還對著眾人宣揚李氏的丑態并抨擊一番。繼先羞憤不已,帶著妻子遷到鄰縣,不敢再與蔡氏一族人居住。有一天,先前的盜賊被抓獲了,他們供出確實是輪奸了李氏。繼宗跑到繼先居住的縣,將盜賊的口供翻印很多份,粘貼在大街小巷。繼先無顏面對眾人,只好再次搬家,這次他們搬到了蘇州。繼宗的兒子癡傻丑陋,妻子柏氏跟表兄王某私通,相約一起私奔。他們到了蘇州,無意中遇到蔡繼先,繼先將他們抓獲交給縣衙。王某被判刑,柏氏被押解回原籍。繼先附上一張字條給繼宗,上面寫著:“先前內人被盜賊侮辱實屬無可奈何,多次蒙你的教誨,這次嫂子柏氏跟表兄王某一起私奔,被抓到官府,事情已在官府備案,以后再有祭祀,我與兄弟都給祖先增光了,恐怕你增光更多。江西那個地方,兄弟你肯定是不能住了,我在姑蘇還有一個小宅子,你要是不嫌棄可以帶著嫂子一起過來住。”繼宗看完后,氣急攻心,一命嗚呼了。

“耗人貨財”[③]

河南翟永順到蘇州做買賣,貿易行的老板招待很熱情,還請來客人錢中鳳陪他游玩。翟性情直率,錢中鳳很會奉承,兩人很快成了莫逆之交。有一天,他們觀看女優演戲,翟鼓掌叫好,錢中鳳說:“這種殘花敗柳根本不值得叫好,你是沒見過更好的,城西有個霍大官人,他家有很多戲子,聲色俱佳,那才叫好呢。論相貌,那是閉月羞花,論聲音,那是繞梁三日,你要是見到,肯定將這些視為糞土了。”翟聽后,很好奇,想一看究竟,錢中鳳答應一定帶他去觀看。三日后,錢說:“我已經轉達了你的意思,大官人同意你去觀看了,明天我們一同前往。”第二天,翟穿上干凈的衣服,帶著豐厚的禮品,和錢中鳳一起來到霍大官人的府邸;門口有數位青衣人守門,見錢中鳳都起立說:“主人有令,客人來了就可以直接到大廳等候,不用通報。”錢領著翟穿過無數條雕欄玉砌的通道后到了大廳,一應擺設是富麗堂皇。他們坐了很久,才見大官人才出來,他說:“我已經在家很久不接待客人了,只因為中鳳說你位高雅的人,所以才想結交個朋友。”翟將帶來的禮物獻上,大官人笑著讓仆人收下,看似很不經意。過了一會兒,大官人命人備好酒菜,再命家里的戲子出來獻藝。只見四個如花似玉的女子,一個吹笛,一個吹笙,一個彈琴,一個鼓板;真是美輪美奐。到了晚間,主人留宿,翟也就不推辭。因為白天太興奮,翟總是睡不著,他發現隔壁好像有聲音,錢中鳳也不見了,他就循著聲音找到一個半掩的小門,里面有人在玩賭博,很多美貌的女子在陪玩;錢中鳳也在中間,玩得不亦樂乎。翟永順看了心里很癢癢,也想玩,錢中鳳對他說:“老兄也來玩一局吧,快樂似神仙。”翟說:“人生得意須盡歡,這種神仙似的日子當然不能錯過。”他加入后,這些美女都圍繞著他,跟他一起賭,翟贏了很多銀兩,開心不已。這時,一個貌美女子說:“今天我們姐妹幾個輸得太多了,我要最后一次押寶,如果這次輸了,我們就服了。”于是,這女子跑出去拿回來一個玉瓶。眾女子一看,驚呼:這是主人的心愛之物,你怎么可以隨便拿出來做賭注呢。翟一看這些女子都發急了,就心想:讓她們贏一次好了,于是翟就故意輸掉這一局。眾女哄然大笑,將瓶子里的東西倒出來,都是祖母綠貓眼石珍珠之類的珍寶,大約價值黃金五千兩。中鳳估量了一下,翟除了要還回先前贏的錢,還得付四千兩金子;他立馬要翟寫下會票,到錢莊交割。翟很痛快地照辦了。第二天早晨,主人稱病不能接待客人,中鳳帶著翟離開。此后幾天,中鳳拉著翟到處嫖賭,沒幾天就耗費了萬兩金子。第二年,翟又販賣貨物到蘇州,尋訪錢中鳳,卻發現不知所蹤,打探霍大官人,也無人知曉,這才知道他們是合伙設局騙財。后來翟回到家,夢到貿易行的老板身穿黑衣,霍大官身穿白衣,錢中鳳身穿花衣,向翟叩頭,說:“我們合伙偏財,今天來還報了。”此時,翟家的狗生了三個小狗;分別是黑色、白色、花色的。

丁涕才華橫溢,但酷愛賭博,父親責罵他,但他就是賭性不改,于是將他逐出家門。丁涕游歷京城,偶然路過相國寺,發現有個相士,就上前請他看相。相士高興地說:“你的面相極其好,我在此閱人無數,從沒有看過有像你這樣的。”相士問了丁的姓名后,在一張紙上寫下:今年狀元是丁涕;然后粘貼在墻上。丁涕看后開心不已,賭性也大發,他聽說有兩個士子是富家子弟,就天天邀他們賭博;丁連連大贏,斬獲六百萬兩銀子。過了數日后,丁涕又路過相國寺,相士見到他,驚呼到:“你的氣色怎么改變了,現在根本沒有先前的那種氣勢了,看來你是沒有希望高中了,更不要指望魁首了。”說完連忙揭下墻上的紙,嘆息道:“哎,真是壞我名聲啊,這次看走眼了。”丁涕很吃驚,問其原因。相士說:“看相先看天庭,氣色明潤那就大吉,如今你天庭干枯而且發黑,肯定是心地不良,有牟取不義之財的行為,有負神靈啊,自然減福。”丁涕聽后很悔悟,他說:“我將得來的錢財都還回去,是不是就補救了?”相士回答:“如果你誠心悔悟,神靈會給你次機會的。但是榜首恐怕是不行了,前五名都不要指望,可以得第六名。”丁涕回去后急忙將不義之財都還回去了。后來科舉考試出榜,徐澤是狀元,丁涕果然中第六名。

“竊人之能”[④]

江西的盧本泰,學問很好,通今博古,文韜武略樣樣都會。他任職時派人潛入苗人居住地,將其地形畫下,遇到苗人造反時,他按圖設埋伏,每次都有斬獲。苗人都很畏懼,不敢輕易反叛。盧沒有子女,五十多歲時辭官帶著妻子和老仆來到太湖的一個僻靜小宅子里居住。有一天,盧劃船捕魚,發現水里有一男一女兩人,他急忙將人救起,發現還有余氣,沒過多久兩人就活了。這兩人是一對夫婦,男的名叫汪應采,是個士子,他帶著妻子走親戚,路上遇到暴風雨,船翻了,夫婦二人不幸落水。盧本泰憐憫他們的遭遇,就帶他們回家,給他們換上干凈的衣服,并且備酒菜招待他們,閑聊中盧發現汪的文采很通透,心里很高興,就讓他們住下來,朝夕談論學問。汪翻閱盧家的典籍,發現有本小冊子,封面寫著“平蠻指掌”,是盧的筆記,他偷偷抄下一份,并暗自記在心里。一年后,到了大考的日子,盧對汪說:“你已經學成,可以去應試了。”并贈送黃金五十兩作為赴考的盤纏。汪帶著妻子一起上京考試,到廷試時,正好問的就是“平蠻策”,汪對答明晰,奪得榜首。朝廷派汪管理苗疆事務,到任后,時值苗人猖獗,他照著盧的手冊中的方法用兵,大獲全勝。苗人大驚,以為是盧本泰又回來了。第二年,汪升任為道臺,他將盧本泰的冊子,冒充為自己的,呈現給了皇帝,皇帝大贊。皇帝想啟用老臣,想到了盧本泰,于是宣盧進京。皇帝說:“你以前是平蠻的英雄,有很多的功勞,有什么奇異的謀略可以說說嗎?”盧本泰將自己的那本小冊子獻給皇帝,皇帝看后大驚,發現這冊子與汪應采的一字不差,于是詢問盧這是怎么回事。盧說:“汪應采還沒中第前曾住在我家,想必是他偷偷抄錄了,但這也是對朝廷做貢獻,我不追究他。”皇帝始終不能釋然,他命人召來汪應采,當面對質,汪伏在地上汗流浹背,慚愧不已。皇帝從此不再重用他。

“侵人所愛”[⑤]

明朝張綵,隸屬劉瑾一黨,憑借著劉瑾的提拔,他仕途非常順利,官至吏部尚書。有位叫劉介的年輕人,中科甲,擔任撫州太守。劉介新娶的妻子吳氏,國色天香。張綵聽說后非常羨慕,想據為己有。他提拔劉介為太常卿,劉到任后,他前往拜訪,說:“你今天的官職是誰的功勞啊?”劉介恭敬地說:“當然是大人您的功勞,小官在此謝過大人。”張綵說:“你要怎樣謝我呢?”劉介說:“我身家所有,大人你盡可拿去。”張綵立馬說:“那好,你家娘子貌美如花,不如將她獻給我吧。”劉介聽后整個人都怔住了,他沒想到張綵是沖著自己的妻子來的。張綵沒等劉介回過神,就直接命令手下人將吳氏強行拉走。張綵正室妻子性情暴躁,妒性極強,她根本就不能容納吳氏的存在,天天變著法子凌辱吳氏。吳氏實在受不了就上吊自殺了,她在懷里揣了張紙,寫明要將她的尸首歸還給劉介。張綵大怒,將吳氏的尸首焚燒,將骨灰撒到河水里。劉介被削職回老家,他日夜思念亡妻;一次在夢中,吳氏姍姍走來,對他說:十七年后,我們會再續前緣的。醒來后,劉介開始振作精神。不久后,劉瑾一黨被朝廷鏟除,張綵也被滅三族。劉介得以恢復官職,他為官清廉,仕途坦蕩。但劉介一直都沒有續弦。十七年后,在劉介四十二歲時,有位顯赫的吳姓官員家的女兒,年方十七,愿意嫁給他。劉介非常開心地將她迎娶進門。此新媳的相貌、身形、性格都跟劉介前妻極其相似。

現在社會欲望叢生,有些人總是想竊取別人的才能和財物為己有,打擊別人抬高自己;揭露別人的隱私,還添油加醋,損害別人的名譽;更有甚者,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太上感應篇圖說》中的這些故事,或許可以讓我們醒悟一點。君子愛財,須取之有道;面對別人的成績和進步,不要心生忌妒,故意挑剔,詆毀別人,要見賢思齊,虛心向別人學習,取人之長,補己之短;而面對別人的短處,更不要幸災樂禍,要以善意的態度,真心誠意地予以幫助。


[①] 《藏外道書》卷二十七《太上感應篇圖說》,第198頁。
[②] 《藏外道書》卷二十七《太上感應篇圖說》,第198頁。
[③] 《藏外道書》卷二十七《太上感應篇圖說》,第199頁。
[④] 《藏外道書》卷二十七《太上感應篇圖說》,第196頁。
[⑤] 《藏外道書》卷二十七《太上感應篇圖說》,第201頁。

(責任編輯:dx)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e乐新闻网